《寒门崛起》正文 第五百九十六章 谁的青词
更新时间: 2019-09-17

 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,搜索相关资料。也可直接点“搜索资料”搜索整个问题。

  在嘉靖帝翻阅青词的时候,这些青词的主人们也正在西苑内阁值庐内打着精神。嘉靖帝未眠,何人敢入睡?他们进献的青词,还没有收到回复呢。

  这个庐舍是专门供阁臣以及善写青词的臣子所用的,每当嘉靖帝下旨传令进献青词的时候,这些大臣们就会到这个庐舍来。此处距离嘉靖帝较近,方便他们进献青词,若是嘉靖帝对他们进献的青词不满意的话,他们就在这里加班修改或者重新创作青词,节省路途时间。

  青词庐舍面积不大,条件也比较简陋,只有简单的桌椅等实用摆设,但是坐在里面的人,却是整个大明最有权势的一批人。

  此刻,在庐舍内共有十位大臣,有内阁大臣严嵩、李本、徐阶等人,以及善写青词的李春芳、袁炜、严讷、郭朴等人。

  自从中午得到宫里传令进献青词后,无论他们在衙门也好,在家里也好,都是紧着赶完青词来到这里,或是第一时间来到这里赶工青词,然后将写好的青词进献给了嘉靖帝。

  下午早早的就将青词进献上了,不过一直没有得到回复,都到了现在大半夜了,宫里也没个信儿。

  他们也都不知道圣上的态度,可是这个点宫里还没有来信儿,他们心里都多少有些忐忑的。

  今日写青词的原因,他们都是知道的,嘉靖帝的爱猫虎威将军死了,嘉靖帝心情很不好,不仅吃不下饭,听说连陶天师新出炉的仙丹都没有服用。

  今日君虎不悦,他们自然得多加小心,进献上去祭奠虎威将军的青词,到现在还没有回信,而且刚刚严阁老还托一个内侍打听了一下,听说圣上现在还没有吃饭呢。

  尽管他们给嘉靖帝写青词不是一年两年了,尽管他们对自己今天的青词作品都有信心,但是如上种种情况显示,可都不乐观,他们又怎能不忐忑呢。

  严阁老坐在位,面色沉稳,安然如常的端着一杯茶品茗,看不出有一点的担忧,这份淡定的气度就比庐内众人强得多。当然,他有淡定的理由,今日的青词是由他儿子严世蕃捉刀代笔的,在复录时严嵩看了,比往常更好,是一篇上上佳的青词。

  严世蕃做青词,严嵩是非常放心的,严世蕃不是一次两次代他写青词了,而严世蕃所作的青词获得嘉靖赞赏也不是一次两次了。

  不是严嵩不会写青词,当年严嵩就是靠青词获得圣宠的,怎么不会写青词呢,只是近年来年纪大了,才思不如往年了,青词功力也下降了。

  大约是三年前,严嵩就觉自己青词不如往年了,嘉靖帝对自己的青词有些不满意了,而李春芳、严讷、袁炜等善写青词的人也开始渐露头角。

  对于自己青词功力下降,严嵩担忧焦急不已,不过天无绝人之路,在一次嘉靖帝又让严嵩进献青词的时候,严嵩偶然现严世蕃的一篇青词,惊为天人,便以自己名义进献给了嘉靖帝,还得了嘉靖帝的夸奖。

  自此之后,严嵩的青词,便多是严世蕃代笔,严世蕃也没让严嵩失望,他所写的青词比严嵩当年全盛时还得嘉靖帝赞赏,靠着严世蕃的代笔,严嵩的圣宠不断。

  严世蕃是个奇才,对青词的慧根更胜于严嵩,严嵩自己也不得不承认即便是自己盛年,所作青词也不如东楼小儿。

  严嵩下的是李本,面有忧色,可能是年纪大了,有些熬不住夜,连着打了数个哈哈......

  徐阶是新入阁的大学时,坐在了李本下的位置,不时给严嵩还有李本加茶水,一点也没有把自己当内阁大臣,端茶倒水这点小事也不假人手。

  李春芳、郭朴等人养气功力尚有欠缺,有些心不在焉的聊着天,不时的往门外跟窗外看......

  袁炜大约是这些人中面色比较轻松的,不屑的扯着嘴角扫了一眼李春芳、郭朴等人,对他们的表现很是看不起。

  袁炜是自信的,他有自信的资本,虽然他在众人中官职几乎是最低的,但是论青词,他袁炜可还从没怕过任何人。

  每一次圣上需要青词的时候,都是我袁炜表现的舞台,才思敏捷、妙笔生花、七步成词......都不记得嘉靖帝夸了自己多少次了。

  “洛水元龟初献瑞,阴数九,阳数九,九九数,数通乎道,道合元始天尊,一诚有感;岐山丹凤两呈祥,雄鸣六,雌鸣六,六六三十六声,声闻于天,天生嘉靖皇帝,万寿无疆。”

  别的不敢说,但是论青词,在今天值庐大臣中,袁炜对于自己的青词是非常自信的。

  得了消息,值庐内的忧虑的气氛一扫而空,众人终于可以把心放到肚子里了,就这么一瞬间,就由忧转喜了。

  虽然这小公公只是私下来传个信,并不是正式的,但是事实是不会错的。圣上看了青词之后,开始进膳了,那岂不是说这些青词有让圣上非常满意的。

  得到这个消息后,值庐内大臣们心头的忧虑一扫而空,不仅如此,他们完全可以想更多了。

  伤心过度、食不下咽的嘉靖帝被青词治愈,开始用膳了,这表明嘉靖帝对青词非常满意,而且还不是一般程度的非常满意,不然达不到这个效果。

  印象中,他们所作青词让嘉靖帝满意到如此程度的,好像只有一篇,就是三年前袁炜的那篇青词对联“洛水元龟初献瑞,阴数九,阳数九......”。

  那次也是半夜,嘉靖帝传来纸条,令阁臣们撰写青词,袁炜举笔一挥而就,词意通达,脍炙人口,最合圣意,嘉靖看后龙颜大悦。

  一夜之间,先是连升两级,袁炜就从正七品的翰林院编修,到了从六品的翰林院修撰;接着没过多久,又连升了两级,成了从五品的翰林院侍读学士。

  另外,好处还不仅如此,袁炜从此之后圣眷兴隆,长久不衰,即便是上官也不敢轻视他,不然今日他又怎么够格在这阁臣庐舍内有一席之地呢。

  现在,又有了一篇让嘉靖帝如此满意的青词,而且还是在嘉靖帝痛失爱猫的时候。如果说,袁炜上次那篇青词属于锦上添花的话,那么这一次的青词则是属于雪中送炭。

  于是,值庐内的气氛一下子轻松欢快了很多,热闹了起来,阁臣们开始猜测起是谁的青词入了圣上的眼。

  当然,他们自己都还是比较乐观的,有资格到这个值庐给嘉靖帝写青词的,都是的到嘉靖帝认可了的。他们给嘉靖帝写青词也不是一年两年了,对于嘉靖帝的喜好也都有他们自己的认知,而且对于他们自己今天的作品也是比较自信的。

  “虎威将军乃圣上爱猫,灵性之至,常伴圣驾左右,不料今日竟怀憾而逝,惜哉,惜哉!”严嵩作为内阁辅,在小太监离去后,感慨道。稍后,又拱手一一向在座众人点头示意,“圣上痛惜久已,自午时起滴水未进,老夫老矣,不顶用了,中国车企的法兰克福迷情:长城被迫营业红旗有,幸赖诸位青词宽慰,方得进膳。”

  “阁老过谦了,义下官看,阁老白红颜,宝刀不老,笔力更盛当年。下官等人加在一起,也不如阁老一人。”一位大臣连连摇头,眼神无比真诚。

  “上天何其不分,下官怎么看阁老也看不出老来,阁老只增智慧,不增年龄......”另一位大臣别有心裁的用了反语,但是语气里满满的都是吹捧。

  “我等怎么比的赏阁老,下官有幸拜读过阁老的青词,叹为观止,自愧不如。”另一位大臣也不甘示弱。

  “呵呵,长江后浪推前浪,一代新人换旧人,诸位都是国之栋梁,无需过谦。圣上宏图大志,我等生也有幸,躬逢盛世,务必尽展所能,用心青词,以期上慰圣心,下孚群望。”严嵩呵呵笑了笑,摆了摆手,鼓励众人道。

  “虽然方才公共所言,或可推断青词尚合圣意,不过毕竟圣上尚未回复,我等还需坚守于此,诸位再辛苦片刻。”严嵩又说了一句。、

  “闲来无事,不妨猜猜看,是哪位大人的佳作最合圣意?”寒暄过后,一位大人提议道。

  一时间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到了严嵩身上,各种溢美之词尽出,对严嵩的青词推崇备至,东方汽轮机公司风电事业部张!尽管他们心里并非是如此想的。

  严嵩笑着摇了摇头,并没有因为众人的溢美之词而沾沾自喜,摆了摆手道,“老夫年纪大了,不比当年了,若是再年轻十岁,老夫也不跟你们客气。不过现在嘛,老夫却是得让你们一头了。”

  严嵩仍是笑着摇了摇头,“今日老夫就不跟你们争了,呵呵,这样吧,除了我之外,诸位再猜猜看。”

  这是一种自信的谦虚,就像班里的学霸谦虚的那样,不行不行,这次考试我没复习好,肯定考不过你们,这次我就不跟你们比了......

  “我觉的是张大人,张大人对于祭祀的青词最是在行了,上次张大人春祭的青词就得了圣上赞誉......”

  “刘大人吧,刘大人的青词上呈前,我看了,文采盎然,言辞诚恳,上佳之作。”

  “嗯,张大人所言甚是,我也觉得是袁大人,上次袁大人的‘洛水玄龟初献瑞’对联,何人不知,何人不赞。在青词一道,袁大人已是登堂入室矣。”

  这让坐在下的袁炜,嘴角就没合上过,谦虚的说着不敢不敢,但是脑袋已经四十五度仰望房顶了。

  在他们眼中,徐阶属于班里的刻苦用功的孩子,但是没有慧根,虽然徐阶常常给嘉靖帝写青词,毛遂自荐也好,奉旨写也好,是写了很多青词,在数量上绝对是这些人当中比较多的那几位。但是,对于徐阶的青词,嘉靖帝还没有赞赏过呢。

  也不是说徐阶写的青词不好。徐阶青词写得好,不过也仅限于好,距离“彩”还差那么一点。

  “张大人,刚刚听王大人那么一说,我可是好奇的紧呐。 别人我不管,你的青词可得写出来给大家看看。”一位官员拉着张大人的袖子,朗声道。

  见状,又有几位官员起哄道。因为尚未接到圣上的旨意,他们也不敢离开,在值庐内坐着也是坐着,不如欣赏欣赏别人的青词,看看有没有自己写的好。

  “怎么你这二品大员也耍起无赖了......”张大人哭笑不得,只好顺水推舟应了下来,“怕了你了还不行吗。”

  他对自己今天的青词很有信心,今天写青词时灵感爆棚,写出来的青词也是他这几年少有的佳作,其实心里面对在众人面前写青词,不仅不抗拒,相反还有些期待。

  在众人目光下,张大人徐徐上前,提笔将自己的青词写了下来:维嘉靖三十一年,岁次壬子......伏念虎威,侵寻岁月,三年有二,阳寿虽尽,壮节不磨,感天动地......

  “嗯,不错,不错,‘阳寿虽尽,壮志不磨’,真乃画龙点睛之笔,只此把字,字字珠玑,落地有声。”

  “张大人不愧是张大人,上次春祭的青词才得了圣上赞誉,这次估计又要得圣上赞誉喽......”

  张大人写完青词,众人围观,不由连连点头,对他的青词赞誉有加,令张大人难掩笑容。

  “呵呵,刘大人,山水轮流转,这次该你了。”张大人写完后,将毛笔塞到了刚刚拉他袖子的刘大人手里,然后打趣道,“我也是会拉袖子的。”

  “张大人你啊可是给我出难题了,有你珠玉在前,我这可是献丑啊。”刘大人笑着摇了摇头,嘴里说着献丑,但是面上却是自信满满的。

  值庐内又是一番叫好声,刘大人谦虚的说着哪里哪里,面上红光一片,与张大人相视一笑,颇有一副惺惺相惜的感觉。

  这四人写完青词后,便再没有人上前写青词了,众人目光四下扫视,然后就有一道目光落在袁炜身上,像是连锁反应似的,很快就有更多的目光看了过来,最后几乎值庐内的所有目光都落在了袁炜身上。

  “呵呵,懋中,看来你是颇得众望啊,呵呵,独乐乐不如众乐乐,敝帚自珍可不好,君有奇文,当共赏之。”有位跟袁炜年纪相仿的官员用胳膊推了推袁炜的肩膀,眯着眼睛笑着打趣道,看样子两人比较熟了。

  “张大人,你就不要打趣我了......别人不知道,你还不知道吗,我也就写的一般,怎么敢在诸位大人面前献丑。刚刚张大人、刘大人还有王大人他们珠玉在前,我可没勇气献丑了。”袁炜闻言心里面像是吃了大补丹一样,不过面上却是摇头笑着推辞道。

  众人纷纷声,催促袁炜将他写的青词给大家看看。看着众人的目光,听着众人的话,袁炜不由的眯起了眼睛。

  这一次肯定是我袁炜的青词入了圣上的眼,根本不用怀疑,我叫袁炜,我就是有这个自信。

  上次那个‘洛水玄龟初献瑞’对联入了圣上眼,自己连升四级,这次,肯定不会比上次差吧,怎么着也得连升四级吧。哦,对了,上次在严阁老家参加严世蕃第五房小妾十八岁寿辰宴时,自己可是听到了消息,自己的顶头上司--吏部尚书兼职翰林院掌院李默李大人为了跟严阁老斗,似乎有意将兼任的翰林院掌院卸掉,以图全身心于吏部,集中力量对付严阁老。

  可能过不了多久,这翰林院掌院就空下来了,自己这次得到圣上嘉奖,再加上严阁老的推荐,那岂不是说这翰林院掌院很有可能就会落在自己头上了。

  当然,这一点袁炜没有表露出来,在座的好多可都是跺一脚朝堂抖三抖的人物,袁炜还没有胆子在他们面前拽一把。

  压抑着内心的膨胀,袁炜“苦笑”着摇头,连连谦逊的表示自己不敢献丑,自己写的不好,自己的青词也就一般般,不敢污了众位大人的眼睛,等等......